广东省第二次月度竞价策略分析

 新萄京能源节能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2-18 03:02

2018年广东电力市场正式启动,价格如何呢?

近日,广东电力交易中心公布了第二次月度集中撮合结果。结果公布后,在此提出了自己对于此次交易结果的看法和一些竞价策略,与大家分享。

2017年市场化电量,按照准入门槛估算,用户侧年度需求电量预计1000亿千瓦时,发电侧长协上限1250亿千瓦时。长协与月竞比例自由安排,一般按照8:2来分配。

先来回顾一下此次4月集中撮合结果:

发电侧,根据营销渠道、降价空间、对长协月竞结果的判断最后博弈的签约结果如下:

1) 需方最高成交价-1.1厘/千瓦时

月度集中竞价比长协让利空间要大,对发电厂不利。

评:方文三敢肯定这还是散户报的,说明两年来,部分大用户的市场意识没有培养起来。

原因在于前三个月月竞供需比偏大,竞争激烈。当供需比改为1.2左右时,月竞价差价格在4-5分左右。

2) 需方最低成交价-79厘/千瓦时

2018年月竞供需比是1.2,释放出来的信号是什么呢?你懂的!

评:猜谁呢?方文三更相信是售电公司报的,理由呢?肥水不流外人田。

2018年市场化电量,按照准入门槛估算,用户侧年度需求电量预计1600亿千瓦时,年度协商上限1000亿千瓦时,年度集中100亿千瓦时,月竞集中500亿千瓦时来指导分配。

3) 需方平均成交价-51.58厘/千瓦时

如果月竞价格不如长协,购电侧肯定希望签完长协电量,售电侧呢,肯定希望多留电量参与月度集中竞价。

评:这远超出方文三的估计,方文三解读,上个月尝到甜头之后的,需方的赌性显现,多数需方拿出至少10%出来,进行博弈。

如果双边协商因为价差问题双方没能达成一致,双边协商签约电量达不到1000亿上限,剩余电量是滚动到年度集中竞价还是月度集中竞价呢?

4) 供方最高成交价-371厘/千瓦时,最低成交价-500厘/千瓦时,平均-436厘/千瓦时。

如果长协签约电量只有市场化总电量的50%左右,大致结果如下表:

评:说明火电机组开始真正PK了,成交价也在方文三预料之中。

那么月度竞价中,发电侧每个月有10亿左右电量不能成交,会不会影响出清价格呢?

5) 最终结算的平均价为-147.92厘/千瓦时。

统一出清模式下,由于长协签约比例有区别,那么月度竞价时,发电侧报价策略肯定就不一致,长协签了差不多的的B厂, 月度竞价肯定希望全电量成交,那么就报地板价。A厂月竞电量多,希望以价利润,牺牲20%左右的电量。

评:方文三认为这是大多数供方能接受的,况且多数还只是流到了集团的售电公司。在供大于求的形势下,这个结算价是很正常的,而且还没低于发电成本价。

见下表分解比较:(同类型机组的A B两厂市场电量100亿为例说明)

对于竞争情况的定性分析

结果A厂以量博弈,利润高。

1发电企业交易策略分析

统一出去模式下,购电侧报价策略,放长线钓大鱼,那么鱼饵的代价评估:

采用差价对高低搭配的集中竞争交易方式,发电侧难以形成联盟,加之月度集中竞争电量不剔除容量以及75%电价差价电费返还,在月度竞争电量供大于需的情况下,发电企业为防止没有中标电量和确保最大申报量全部出清(在同一发电集团的发电企业没有市场力的前提下),发电申报提交最低成交申报价(-500厘/千瓦时)是个大概率事件。相反,发电企业申报差价高难以确定申报差价的区域,而且冒着被挡在“门外”的风险;可能成为极个别没有中标电量的发电企业,压力山大;3月份没有成交的发电企业一定会杀价进入,此所谓“吃一堑长一智”。发电企业“砸底”报价策略:安全无风险且不太影响结算电价。

市场不易,价格是博弈出来的!

2竞争电量供需形势分析

供侧按规定的最大利用小时申报月度总量是多少?

需侧月度最大申报电量是多少?

设△Q= Q供max-Q需max

△Q为正数,值越大,发电企业竞争越激烈,即发电企业报价越低。

申报策略

1发电侧

根据以上供求形势分析,加上返还系数偏向发电企业,可以预测发电企业申报提交最低成交申报价(-500厘/千瓦时)是个大概率事件。